影落夜雨

咸鱼本鱼龙夜隐(……)
末初大大特——别帅的呀!
猫儿!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可爱!!
我永远喜欢幽桐.jpg
杂食,脑洞清奇×
QQ3343319401……
……话废也有一颗扩列的心…!×

【许起】清明节快乐

大概是许墨被抓的剧情×
忘了在哪儿听到的,人死前最后消失的感官是听觉……
……而且比较符合清明节嘛×
ooc没救了……
许起好啊……


 

  

 
研究室的门被撞开。
许墨分了点目光给门口。
是全副武装的白起。
许墨对他笑了笑,收回视线,往笔记本上又写了几句话。
白起端着枪的手还是放下了。他用脚带上房间的门,在许墨身边三米处站定。
“收手吧,许墨。”
“收了手,又怎么样?”许墨端起旁边的被子,抿了口茶,右手不停地写着些什么,“白警官这样来见我,看来我已经到时间了吧。”
“也不能这么说……”白起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右手带着枪抬起,准星对着许墨的太阳穴,“上面也不希望失去一个这么厉害的科学家,如果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去,说不定还能有转机。”
许墨笑着摇头。“正因为我的身份和实力,上面才不会让我活下来。白警官……”他放下笔,单手撑着头,忽略黑洞洞的枪口,眼中映出的只是白起的身影,“…难得见你犯一次傻……我可以认为,你是不想我这个罪人受到应有的制裁吗?”
白起张了张嘴,又叹了口气。“怎么说……还是要相信万事皆有可……”
“没有可能。”许墨把目光投向桌面的水杯,水面细小的波澜逐渐平息。许墨低低地笑了,“没有可能。”他又重复了一遍。
他冲白起扬了扬手中的笔记本。“你们想得到的研究报告有小部分在这里,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另一部分已经被我销毁了。”
白起的目光锁在许墨身上,保持着瞄准的姿势,靠近许墨,拿下了笔记本。
“不检查一下吗?”
“…我哪儿看得……”白起随意翻了翻笔记本,突然噤了声。
“是啊……你哪儿看得懂。”许墨似是自嘲地笑了。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用九宫格。”疑问的语句,陈述的语调。
“猜的。”许墨看着白起,露出了个狡黠的笑容。
白起手指划过那串数字,“…除了前面那五个数字,其他的我熟得很。”
“哦,是吗?”许墨的视线落回自己的手指上,“那我可以…斗胆请教前面的数字吗?”
“9866。”白起收敛了面上的情绪。
“…还真是荣幸呢。”许墨闭上了眼睛,嘴角挂着一抹弧度。
白起叹了口气。他单手按住耳机,“特别行动队队长,白起,任务完成。白起……殉职。”
不顾耳机内传来的声音,白起扯下耳机,烈风撕扯着耳机,很快让它变成了碎片。许墨睁开眼,看着白起。
活动了下拿枪的手,“许墨,你应该猜得出来,我的任务……是干掉你。”
“猜得出来。”许墨的目光始终停留在白起身上。
看着白起终于给枪上了膛,许墨笑了。
准星对着许墨的心脏,白起闭上眼睛,扣动扳机。
血液润湿了白色的实验服,绽开一朵妖冶的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疼,大概是自己的感觉也麻木了。许墨想。灰白色的画面渐渐模糊,许墨却捕捉到了白起眼眶中似乎是一闪而逝的水光。他想开口安慰这个大男孩,却无力发声。思维逐渐停滞,最后定格的画面像是是白起模糊的脸。
许墨觉得这是自己最开心的时候。
最后,他仿佛听到了一声枪响,但等不及思考,大脑已经停止了运转。

等到白起的队友找到白起的时候,白起正伏在许墨身上,枪掉在一旁。
白起被一枪击穿了太阳穴,许墨被一枪打穿了心脏。
尸体甚至还残留些许温度。
没关好的窗户刮来一阵清风,地上那本笔记本被翻开,刚好停留在写着那串数字的那一页上。
22474962464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