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落夜雨

咸鱼本鱼龙夜隐(……)
末初大大特——别帅的呀!
猫儿!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可爱!!
杂食,脑洞清奇×
QQ3343319401……
……话废也有一颗扩列的心…!×

【双花】就这样吧。(三)

好了开始瞎掰了(。)
过渡章节……
……前面我是不是忘了讲……双花发情期都因为某些原因并不会失去理智?
ABO设定……瞎鸡儿看瞎鸡儿看(……)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更新随缘?(……)
沉迷恋与……他们四个真可爱×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不务正业我努力改(……)

【三】
等到孙哲平醒过来,他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
疼。头疼,腰部也疼。孙哲平用手按了按太阳穴。
这时,走进来一个人。“感觉怎么样?”
孙哲平抬眼看了看他,“我睡了多久?”
“一天而已,真是命硬。”来人耸了耸肩,并没有在意孙哲平没有正面回应他的问题。
孙哲平挑了挑眉,倒是没有接话。那人自顾自的说了下去:“这次你出任务到底是遇到什么了?来的时候腰侧被伤了那么深的口子?还好我们微草医术高超而且送来的及时,啧啧啧,否则恐怕你命都没……”
“没什么,方士谦,不用你管。”孙哲平看都没看他,打断。
“……行行行,不用我管,那你的东西我给你放这儿了,有事儿叫我,我先走了。”看起来治疗之神颇感无奈。
等他离开后,孙哲平翻了翻自己的东西。绷带没有了,应急伤药没有了,随身的匕首也没有了。孙哲平似乎想起了些什么,自顾自的笑了笑。

张佳乐跌跌撞撞的回到家。
推开门,顺手将匕首丢在桌子上,翻出医药箱,推开浴室的门。
首先把绷带去掉,脱下衣服处理伤口。张佳乐在心中默念。
外衣被随手扔在地上,沾了血的绷带一圈一圈解下,里面单薄的衬衣被揭开,凝结的血液粘连着,牵动了伤口,张佳乐倒吸了一口凉气,努力没有叫出声。
接下来清理伤口。
张佳乐对着镜子,眯着眼,仔细寻找伤口里残留的木屑,然后用镊子加出。伤口不小,还好不深,只是有些木屑卡的位置比较深,张佳乐只能拿小刀再割开些。等伤口清理的差不多了,张佳乐用的毛巾也差不多被血染成红色的了。
这次倒没有太疼……张佳乐苦笑着暗想,果然痛感也是能被熟悉的。
张佳乐换了个毛巾,草草的擦干了血液,给自己的伤口上了药,换了新的绷带,便再也支撑不住,瘫倒在地上。心下暗骂接下了任务的那个自己。

张佳乐是雇佣兵。和其他那些只为了钱的雇佣兵不一样,张佳乐选择接手的任务顶多是是消灭警察不方便消灭而且“违背社会秩序”之类的人。也算是圆了自己的心愿。张佳乐这样安慰自己。
虽然雇佣兵是不被法律允许的,但也是国家管不住的。警方曾经想过按照他们通讯的地址抓捕,却无果。雇佣兵基本上个个都是黑客。例如“君莫笑”,警方曾根据他的通讯地址追查过,但最终追到了他们自己的局子里。
雇佣兵们每次出任务总会带着面具,相互之间以代号相称呼,由中间的“接线人”联络。有些雇佣兵自行组成了组合,这时便会互相交换联络方式。比如新兴的组合,例如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无浪和一枪穿云等;还有老牌的组合,例如君莫笑和秋木苏等。他们通常成对出现,任务成功率几乎是100%。
雇佣兵有个专门的组织,名叫“荣耀”。

张佳乐几乎是瘫在了床上,再也不想起来了。恍惚之间他好像想起了什么。
他硬撑着起身,翻了翻自己外套的衣兜,里面还有一张不知道从哪里撕下的纸。
上面的字很草,也很简单。
“我捅了你那个旧情人一刀。”

两天后,孙哲平在得到院方的允许后出了院。
他第一时间赶到了局里,打听找那个头目的消息。得知他在法医那里时,便又急忙赶过去。
站在门外,孙哲平停下,整理了下衣物。曾经他因为衣物不整而被拒之门外过很多次。
推门而入,放在床上的头目旁边站着两个人。孙哲平草草的打了个招呼,“张法医,韩局,好久不见啊。”
张新杰瞥了他一眼,韩文清没有理睬他。
孙哲平收起笑。“这个人怎么样了?”孙哲平指指床上的那个头目。张新杰用手腕推了下眼镜,“他死了。”“死了?!”孙哲平一脸的不可置信。他记得这个头目被埋在了砖块下面,但现在身上却一点也没有被压扁的痕迹。
韩文清接过话,“他本来还活着,只是在送回的途中突然没有了一切生命体征。”
张新杰叹了口气,带着医用手套的手指点了点床上的“人”的手臂,“全身上下肌肉严重萎缩,”说着又指了指被剖开一个洞的胸口,“心脏萎缩,上下腔静脉和主动脉裂开,心脏周围积血。”
孙哲平皱了皱眉,“可惜,没找到他注射的药物。”
张新杰点了点头,韩文清摘下他的眼镜,帮他按了按太阳穴。孙哲平挪开视线。
良久,孙哲平犹豫着开口,“还有,那个逃掉的人质……”“案件总结上不要写他,按照你小组成员的描述,他可能是我们知道的一个人,即使找也不一定找得到。”韩文清头也不抬的回答。
“谁?”
“雇佣兵,百花缭乱。”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