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落夜雨

咸鱼本鱼龙夜隐(……)
末初大大特——别帅的呀!
猫儿!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可爱!!
我永远喜欢幽桐.jpg
杂食,脑洞清奇×
QQ3343319401……
……话废也有一颗扩列的心…!×

【于郑】亡

(噫脑洞果然越来越奇怪了)
还有啊大家5月21快乐啊!
#ooc慎入#

郑轩最近总感觉有些不对。
每天晚上回到家后,他总是能发现自己的屋子像是被别人收拾过了一样,早上也能发现;总是莫名感到全身一阵颤栗;总是在半梦半醒的时候感到好像有人在描摹自己脸颊的轮廓……
郑轩听过一个说法,“被鬼抱住的话,会感到全身发寒”,他觉得自己可能是被鬼缠上了。“真是压力山大……”不过,也没有什么不妥的,至少“他”没有打扰到自己的正常生活,那就由“他”去吧。
渐渐的,郑轩觉得自己身边有这么个“人”存在的确还不错。
因为自己工作的繁忙(更大的原因大概是懒)而导致的屋内脏乱差的环境得到了不小的改善,而且总归不是每次回到家都是那种空空荡荡的感觉了,好像自己真的有人陪一样。
不管别人怎么看,反正郑轩自己是挺高兴的。
也就是洗澡的时候总觉得有人在看着自己,睡觉的时候嘴唇上总有莫名的冰凉的柔软的触觉而已……而已……
这天,郑轩像往常一样去上班,但莫名总是集中不了注意力,莫名的走神。其他时候还好,特别是过马路的时候,更是恍惚。
堪堪躲过几辆车,郑轩揉了揉太阳穴,暗自疑惑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却没在意一辆失控的大货车撞向自己。
这时,郑轩突然感受到一股力量把自己撞飞。等到郑轩摔落在地面上,回头,却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和一双异常清晰的眼睛。那双眼睛中的情绪异常复杂,有责备,有眷恋,还有些爱恋。郑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基本上看不出心情的眼睛里能看出这么复杂的情绪的。
下一秒,“嘭——”
郑轩呆呆的看着地面,却发现地面上什么都没有,仿佛自己看到的只是错觉。
错觉吗?
“嘶……”压力山大,看起来自己的脚扭伤了。郑轩认命似的勉强站起身,一瘸一拐的走向医院。
临走前,郑轩回头看了下地面,似乎有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但一眨眼就不见了。
到医院,挂号,简单包扎了一下,郑轩便回了家。郑轩的手机被摔坏了没办法请假,有些担心自己本月的工资是否有着落。
郑轩一个人踉跄着回了家,电脑登录QQ回复了下同事发来的消息顺便请了个假。
闲下来,躺在床上,郑轩突然感觉到自家的屋子真是空旷。好像……少了不少东西的样子。
在家里颓废着窝了好几天,顺便差不多养好了自己的脚伤,郑轩再次出了门。
还是一样的地点。
还是一样的走神。
还是一样有大货车驶来。
“嘭——”
这次再也没有人帮郑轩躲过了。
旁边的路人好心叫了救护车和警察,郑轩被送往医院。很是幸运,郑轩只是陷入了深度昏迷,并没有丧命。

郑轩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个梦,梦中的是小时候的自己。
年仅七岁的小郑轩走在路上,不小心撞上了一位大哥哥。“啊,那个,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小郑轩很慌张,有点压力山大的看着地面。“诶?”那人似乎有些惊异,愣了一下才伸手摸了摸小郑轩的头以示安慰,“没关系啊,下次走路小心点。”说罢,那人顿了下,“你能看见我?”当然能啊,不都撞上了吗。小郑轩暗自吐槽了一句,回复了个“嗯”。那人似乎笑了一声。小郑轩抬头,却发现面前好像没有人。摸了摸自己被揉乱的头发,小郑轩开始怀疑人生。
第二天,一样的路。“嗯?”那人似乎有些惊讶于小郑轩的到来。“那个,我叫郑轩……”小郑轩犹豫了下,还是道出了自己的疑惑,“昨天你问我能看见你,是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啊,单纯想要问一下而已。”那人笑了一下,“我叫于锋。”两人陷入沉默,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半晌,“你……每天都会来这里吗?”小郑轩开口问道。“是啊,每天都来。”于锋伸手揉了揉小郑轩的头发,“你如果想来找我的话每天都可以的。”谁会天天来找你啊……小郑轩暗自嘀咕了一声。“我要先回家了……改天再见。”最后还是小郑轩要先走。“嗯。再见。”于锋脸上带着一抹微笑,目送着小郑轩远去。
这样的日子似乎过了很久,久到小郑轩和于锋已经成为了特别好的朋友。期间,小郑轩曾带着朋友路过此地,但在不是他一人路过的情况下,他一次也没见过于锋。而且于锋似乎体温偏低,每次两人肢体接触的时候,小郑轩总是会有些颤栗。
不过,这样似乎也不错。小郑轩暗想。
不知不觉,已经五年了。
“于锋,明天我要过12岁生日了。”
于锋挑眉,“真的吗?小郑轩也要长成大孩子了。”说罢,笑了笑,“刚好,我也要离开这里了,以后有缘再见吧。”
小郑轩沉默着。
于锋叹了口气,冲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郑轩乖乖走过去,心下却有些吃惊于过了这么久于锋的相貌却一点也没有变。
“郑轩,闭上眼,我给你个礼物。”
小郑轩乖乖的闭上眼。他感觉到自己的嘴唇上好像印上了一个有些凉、有些软的东西,同时,手里好像也多了些什么。
小郑轩睁开眼。于锋已经不见了,就像两人第一天见面时那样,消失的很突然。小郑轩张开手。手中是一块玉石,只是正中间有一块蓝色的斑。小郑轩把玉石对准天空,发现蓝色的地方和天空一样蓝,看起来就像是天空印在了玉石当中。
从此,这块玉石再没有离开小郑轩,一直被他贴身带着。

郑轩睁开眼,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还待在病床上。灵魂吗?郑轩暗暗惊讶。
想起来了。刚刚的梦是自己小时候所经历过的。
“于锋……”郑轩重复了一遍梦中另一个主角的名字。
灵魂无意识的飘荡,又来到了那个出车祸的地方。
清风拂过,似乎是带来了些许的窃窃私语。似是别的人在议论这件“人鬼情未了”的事,有如同谁在风中浅浅的低唱。
郑轩没有在意,但好像是无法多分出心思在意。
地上血肉模糊的尸体,他很轻易就能认出这是于锋的。
刚刚还在自己眼前的活动的身形,现在正以一种让人不能正视的状态静静地待在地上。
于锋的手里放着那块玉石,那块郑轩珍藏的玉石,只是已经碎成了两半,刚好分开了那块蓝色的斑。
郑轩走过去,低下头,嘴唇印上于锋的脸,手轻轻握住于锋拿着玉石的手。
“谢谢。”
一辆汽车驶来。
“嘭——”
与此同时,病房里的郑轩停止了心跳。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