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落夜雨

咸鱼本鱼龙夜隐(……)
末初大大特——别帅的呀!
猫儿!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可爱!!
我永远喜欢幽桐.jpg
杂食,脑洞清奇×
QQ3343319401……
……话废也有一颗扩列的心…!×

【叶喻】虚假记忆 上

梗来自 烧脑X 里面的一篇故事…… 虚假记忆
情节什么的差不多…吧,就感觉这个故事很适合叶喻……
……不晓得这样算不算抄袭(……)
虽然cp是叶喻但是好像看不出来……然后很不要脸的打上了tag(……)
……没有勇气打老叶生贺的tag
我写的都是些什么鬼玩意儿啊啊啊(……)
……没写完,下……随缘了×
顺便说一句……喻沼是个原创炮灰(……)吧,私设喻文州是孤儿从小被他带回家抚养
什么都不明白赶时间整出来的……瞎鸡儿写各位瞎鸡儿看吧……(。)
老叶生日快乐!
 

喻文州扯了扯校服领口,遮住自己的半张脸,看着前面参加葬礼的人们。
那个领养自己的大哥哥死了,死在自己面前。
参加葬礼的人群中有人注意到了这个穿着校服的准高一生,似乎是带着些不屑,同身边的人交头接耳。
喻文州往后退了几步,捂住耳朵,却也阻止不了传入耳中的冷嘲热讽。
“你看啊,就是那个灾星。本来小沼活得好好的,就是领养他之后才受了这等横祸的。”“是吗,那赶紧走。”“听说啊,他就那么眼睁睁看着小沼死在他面前的。”“啧啧,这么冷血的白眼儿狼啊,凭什么死的是小沼不是他啊。”“火化的时候他可是一滴眼泪都没掉啊……”“是吗……”
“别说了……”喻文州低着头,小声地、不知在阻止谁的谩骂。
有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喻文州回头,又低下头,拿下了那人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叶警官……”
叶修一手拿烟,任了喻文州的动作,“节哀。”
看着散在空中的烟气,叶修轻声道,“那些人只是太伤心了,他们的话你别放在心上。”他的目光转而落在喻文州的衣领上,“老魏已经去办手续了,今后转由我领养你,你跟我回B市上学。开学有段时间了,不是吗?”
喻文州抿起了嘴唇,没有说什么。
“你放心。”叶修叹了口气,“即使别人不来,我也会继续调查这个案子。至少冲着喻沼和老魏的交情。”
喻文州点了点头,整理好自己的校服,“我去收拾些东西。”

说是整理东西,其实喻文州除了些换洗的衣服和一些书以外也没什么可带的了。仅仅是一个不大的行李箱。
飞机上,叶修一只手撑着脑袋,歪头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熟睡的喻文州。
睡着了的喻文州却紧锁着眉头,牙齿紧紧咬着嘴唇,力度之大甚至让嘴唇泛白深陷,让人怀疑是否会被咬破。似乎是梦到了些什么不好的东西,喻文州蜷起了手脚。
叶修长叹了口气,伸出手抚顺喻文州的头发,又揽住他的肩头,让他靠着自己能舒服些。
睡梦中,喻文州攥紧了叶修的衣角,眉头舒展了些。

新学校。
简短介绍过自己后,喻文州坐在了后排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
纵使喻文州不想参与争斗,但仍是逃不过。
刚下课,便有一位男同学在喻文州面前站定。
喻文州抬眼,扫了面前这人一眼,旋即收回视线,专注于面前老师留的课后习题。
被无视的那人像是不乐意受这等待遇,猛地抽走了喻文州面前的习题册,随手翻了几页,动作之猛让人不由得怀疑习题册是否能承受如此大的力。
喻文州低着头没有说什么,只是捏紧了笔。
“喏,没什么意思嘛,还给你了。”那人随手一甩的册子在喻文州的桌子上滑行了一段距离。
喻文州闭上了眼睛。
“啧啧……新学生啊,长得多俊。”那人不知死活地绕到喻文州旁边,用手挑过喻文州的下巴,喻文州睁开眼睛看着他,他只是一笑,“哟,妞,给爷笑个?”
周围聚起了不少同学,见着眼前的一幕,爆发出不小的起哄声。
猛地站起身,喻文州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气。那人单手撑着喻文州的桌子,“唷,小妞还挺辣。”
抄起椅子,喻文州狠狠地砸向那人的腿弯处。那人明显没料到喻文州这样的动作,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下,一下子跪倒在地,胳膊肘也磕在桌上。
喻文州跟在弯下腰,手上的椅子“刚巧”砸在那人搭在他桌上的手指上。不顾那人的痛呼,喻文州轻笑,低声在他耳边轻语,“你知道我为什么被转来这儿吗?我在原来的地方砍伤了人,那人差点没活下来。”
语毕,喻文州把椅子摆好,不顾周围的人群和在自己旁边跪着的那个人,自顾自地整理被差点摔坏的习题册。
万幸,没有被破坏到无法修补的地步。

喻文州不是寄宿生,放了学是要回叶修家的。半路上,喻文州突然被几个人拖进了一个小巷子里。
那些人二话没说,对喻文州拳脚相加,喻文州只来得及护住头部。
“打!打!使劲打!”喻文州认出来了,这个声音是之前那个下课挑衅他的人的。
喻文州已经被击倒在地,再反击大概是一件困难的事。喻文州只能暗暗祈祷,这些人能有点分寸,不让自己惨死街头。
“诶,这是干什么呢?让我看看啊,这小子那儿惹着你们了,你们至于这么打他。啧啧啧,这力度啊,别给人家整死了,都不小了收收心吧,整天打打杀杀的,怪不得找不到女朋友。”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小混混们都暂时停了手,喻文州这才得以喘息。
“哟,天哥,光临大驾,有失远迎啊。”透过人群,喻文州看见那个对自己叫嚣着的家伙在面对新来那人的时候却温顺恭敬得像条狗。
“得得得,你也别在这儿给我贫。卖我个面子,这人给我来收拾,怎么样?放心,肯定轻不了。”
“天哥开口,兄弟怎么能不给面子?还请天哥千万不要手下留情啊。”
“自然自然,我你还不放心?人称妖刀的天哥什么时候让人家失望过。”
“那就千万麻烦了。兄弟们,散了。”
对喻文州而言,这一句无疑是莫大的赦免。
待那些人离开后,被称为“天哥”的人赶忙扶起喻文州,同他一路回家。
路上,这人嘴不停,“没事儿吧没事儿吧,你看看你,就这么被他们打?怎么着求救还不会啊,这周围可是居民楼,他们怎么着也会顾及些的。”
喻文州喻文州脱下被弄脏了的校服外套,挂在自己手臂上,只穿一件衬衫,笑了笑,“谢谢。我叫喻文州,你是…?”
“我?我叫黄少天,人称天哥、黄少,道上人封了我个美名叫妖刀。怎么样,是不是特厉害特霸气啊?”
喻文州没搭话,捡起自己被扔在一边的书包,“那么请问……你是不是救错人了?我……应该不认识你吧。”
“喂喂你这个人,我救你你还不乐意了?你就这么对你救命恩人啊,真是太没礼貌了。救人还需要什么理由?我乐意救你那可不就救了。”
喻文州没忍住,笑出了声。“好好好,那就多谢黄少了。”
刚巧,到了两人各自回家的路口。
黄少天指了指左边,“我家走那儿,你呢?别告诉我在右边啊,我还想多和你说会儿话交流交流感情呢。”
“真巧,正是右边。”
“那可真不巧——看来就在这儿分开吧,你可小心点这回没我保护你了。”黄少天伸了个懒腰,“你几班的?我高一三班,平时互相帮衬着点儿呗。”
“高一四班。”
“刚好啊,就在隔壁。那么,麻烦了喻文州,以后请多指教——”黄少天笑着伸出手,“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这片鱼塘被我天哥承包了!”
“呵……”喻文州笑着,心下却暗道这人话怎么这么多,“…请多指教。”
两人握住了手。

房子里开着灯,叶修瘫在沙发上抽烟。见喻文州回来,他有点不舍地抽了最后一口,把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
喻文州皱了皱眉,把外套和书包放在沙发上,“我去开窗户。”
路过叶修身边时,喻文州没防备,被叶修抓住了胳膊。一时间,钻心的痛让他不由得闷哼一声。
叶修放开手,敲了敲桌子,“跟我去浴室,我给你上药。”
喻文州甩开叶修的手,固执地去开窗户。叶修跟在他后面,在他开窗的时候,给他指了个方向。
喻文州顺着方向望过去,是自己被打的小巷子。
月光倾泻,巷子内的事物至少能看清轮廓。
叶修叹了口气。“你应该明白,这件案子上面不要求继续追查,单是靠我一个人是很难办下来的,估计要花不少时间。”他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在这之前,我希望你能一直好好的。”
喻文州低头看着窗框,扶在窗户上的手转为攥紧了拳。
叶修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去了自己房间找医药箱。

等叶修把医药箱放到浴室门口的时候,喻文州搬了两个小马扎已经在里面了。
没有人说话。
喻文州脱了衬衣,帮叶修洗毛巾,叶修则先用干净的毛巾擦过喻文州身上破了皮或是有淤青的地方,才涂上药膏。
上完药已经是深夜了。
喻文州睡在客房里,叶修则给老师发了条消息请假。

或许是那些人见识到了喻文州的不好惹,又或许是在此地小有名气的黄少天的保护,喻文州在学校里大致算是平安地度过了三年。
不过,逍遥法外的凶手似乎人间蒸发了一样,真是可惜。
喻文州和黄少天双双考入了本地的一所大学。喻文州选了心理学,黄少天却选了临床医学。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