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落夜雨

咸鱼本鱼龙夜隐(……)
末初大大特——别帅的呀!
猫儿!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可爱!!
我永远喜欢幽桐.jpg
杂食,脑洞清奇×
QQ3343319401……
……话废也有一颗扩列的心…!×

【安雷卡】相遇

很怂……
听说今天雷总生日……
小红帽设定
雷总自由猎人,卡卡小红帽,安哥高级狼
私设雷总离家出走,尚在幼年的卡卡跟着他一起离开,后来成为小红帽才没被格林计入档案
私设几人的元力技能还在
…没有文笔,人物属于凹凸ooc属于我
目前的剧情是安雷卡三人第一次相遇×海盗团还只有雷卡二人的时候×
很迷的脑洞×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饿,好饿……
血…肉…杀了他们……
不可以!
安迷修攥紧了双剑,手中忽冷忽热的感觉却不能让自己更清醒,只能勉强靠着理智压制本能,饿了很久的胃还在隐隐作痛,而被自己铭记的骑士道却阻止他杀戮的本能。
高级狼也是狼啊,吃不惯普通人类的食物,安迷修心中暗暗叫苦。
天色暗了下来,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没有活人气味的刺激,安迷修这才好受了些。

夜色渐浓。
安迷修起身,正准备出了小巷子去找点什么东西吃,但突然飘来的一股气味又引燃了他被压抑的食欲。
一个满身酒气的男人骂骂咧咧的走过安迷修的视野,他的手臂似乎被什么东西割开了,正不住的流着血。
一股大力把他拖进了巷子。而这个可怜的人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又骂了几句,语言粗俗不堪。
毕竟,在他眼里,这只是个看起来突然发了疯的男人。他并没有注意旁边。
脖颈上血管被撕扯开,艳红的血液迸出,染红了地面,染红了地上的影子。
那是一只狼正欲进食。

紫电突然在安迷修周围凝聚成束,以撕裂空气的力量朝他收缩。矮身,安迷修借力跳起,猩红的眼瞳凝视着巷口的那个人,从喉咙中压出底底的咆哮。
那人看起来满不在乎,收起锤子扛在肩上,抬头,眯起眼睛打量着落在墙壁上的安迷修,勾起唇角轻笑一声,“呵,看起来还是个高级狼。”
安迷修瞥了眼尸体,大概已经被紫电烧熟了,冒着白烟,不时有细小的电弧浮动。
安迷修眯起眼睛。
这人动不得。本能驱使下,安迷修决定远离这个疯子。
事与愿违。

一位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小男孩出现在那人的旁边。
安迷修停住了脚步,本能叫嚣着让他狠狠撕裂这个男孩。敏锐的听觉让他甚至能听到男孩的血液在血管中流动的声音。
充满了致命的诱惑,想狠狠地撕裂他。
似是觉察到狼那不善的目光,男孩扶了下帽檐,往后挪了些距离。
狼的速度一时间快过了雷电。尖牙刺穿衣物,扎进男孩的肩头,撕扯下一块迸溅血珠的肉。
男孩咬紧了牙,把疼痛与恐惧都压在喉咙里,一拳挥出,看似柔弱的拳头有千斤重。
“卡米尔!”伴随着带着滔天怒气的一声低吼,雷神之锤伴着耀眼的紫电,与男孩挥出的拳头成夹击之势。
高级狼叼着战利品勉强躲过,背部衣服却被雷电撕开一道口子,一片灼伤焦黑的痕迹。
被唤作卡米尔的男孩支撑不住,肩头血流如注,染红了大片的土地。与他一道的那个人万分焦急却又不知如何是好,急急地扯了自己的头巾给卡米尔应急包扎。
大概是失血过多的缘故,卡米尔本就白嫩的脸更显苍白。“大哥,我……”“别说话!”

吞下了一块血肉,安迷修感觉自己的理智回来了。
眼前一片战斗过后的狼藉,还有一个人正忍着怒气为怀里脱力的男孩包扎看起来根本好不了的伤口。
这……是自己做的吗?
“…二位,在下最后的骑士,安迷修,我……”
“我管你他娘的什么狗屁骑士!乱咬人的疯狗。”那人咬牙切齿,目光如实质般狠狠戳了安迷修一下,又锁在了重伤男孩的身上,“卡米尔要是有个什么意外,明天我帮你联系餐馆,电烤狼肉。”
安迷修目光扫视四周,发现周围似乎潜伏着不少低级的狼,不是蠢蠢欲动,而是几欲逃跑却无能为力,被周围的低压遏制地不能动弹。
“额,我是想说,我有些伤药……”
“拿出来。”
乖乖交了药,安迷修看着这人给卡米尔上药包扎。血止住了,卡米尔的呼吸也逐渐平复下来。
安迷修打破了安静。
“咳,那个,对不起……我……”
“安迷修是吧。”那人毫不留情地打断,多余分了点实现在他身上,“记住了,本大爷是雷狮。”
背上重伤昏迷的卡米尔,雷狮终于对安迷修露了点笑容,虽然满是冰冷,“疯狗,你滚去跟那个童话组织解释吧。”
周围响起了零星的枪声,还有低沉的狼吼。
“我……”
未等安迷修说话,雷狮背着卡米尔已跳上了墙头,几步,消失在夜色中。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