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落夜雨

咸鱼本鱼龙夜隐(……)
末初大大特——别帅的呀!
猫儿!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可爱!!
杂食,脑洞清奇×
QQ3343319401……
……话废也有一颗扩列的心…!×

【也青】林间

告诉自个儿不能这么白嫖×
也青太好吃了我码不出来他们的万分之一好_(:зゝ∠)_
ooc预警!
校园paro×
两人都是普通人×
老王高二,阿青高一×
关于春游踏青×
双向暗恋×
……至于为什么只有他们两个出来逛荡
可能……只有他们比较闲吧_(:Dゝ∠)_



春风挽着懒洋洋的阳光,嬉闹于林间花木。林间小溪潺潺,雀儿啁啾。枝头上的山雀蹦跶下一层树枝,歪头看着两个半大的孩子行进在山间的阶梯上。
“我说老青,您跑慢点儿成吗,体谅下老人家…”拨开眼前的碎发,王也一手拎着个小包,另一手拿着自己的帽子扇扇扇,“这鬼天气哪儿是春啊……怕不是跳了春直接给来了夏。”
“呵,说不定呢。”诸葛青站在王也前面几节台阶上,眯着眼睛把自己的头发扎高了些,“加油吧,山顶就凉快了。”
朝着王也比了个加油的手势,诸葛青也没转回头,反而是看着王也要死不活的样子不由得轻笑,就这么倒着往上走。
“承蒙你吉言……”王也翻了个白眼,心下暗道这狐狸怎么跑得这么快,抬头看了眼骤然惊起,“小心!”
“啊?”一步踏出去来不及收回,沿着惯性诸葛青还是撞上了脑袋后面那根狰狞凸起的树枝。“嘶——”抱着头,合起眼睛的诸葛青站立不稳,踉跄着没踩稳楼梯,跨过了两节台阶,膝盖狠狠地砸在地上,两手撑着下面的一节台阶,这才停下。
诸葛青听到王也在喊他,却只能张开嘴,发不出半点声音。眼前的光景被水汽模糊,大脑像是突然停止了运转,分辨不出时间的流逝。
王也扔下包和帽子,两步并一步来到诸葛青身边,一手揽着他的肩膀,另一手小心翼翼的托着他的小腿,慢慢扶着诸葛青坐在台阶上。
颤抖着身体,诸葛青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开始止不住的落下。王也看了看诸葛青的手掌,除了有点发红万幸没什么事。
只不过…王也看了看刚刚诸葛青跪的地方,猩红无比的惹人注目。“老青啊,你这……”王也看了看还没缓过来的诸葛青,叹了口气。
王也捡回自己的包放在一边,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把诸葛青左腿的长裤挽起。那块裤子的布料破损严重,膝盖更是触目惊心。不仅是擦伤,更严重的是磕在台阶上时嵌在肉里的小石块。
王也“啧”了一声。“老青,怎么样?”
“疼……”王也第一次听见诸葛青颤抖着的声音,心里像是被狠狠揪住了一样。
“……忍一下啊,很快就好。”
王也用自己带来的、现在还剩下大半瓶的水冲洗了下左手手指,右手扶着诸葛青的大腿,尽力放轻动作,把伤口上较大的石块捡出来。被压制的吐息喷在诸葛青的伤口上,诸葛青不由得绷紧了腿部的肌肉。抹掉眼泪,诸葛青看着专心的王学长,突然有点高兴自己摔了这一跤。
大些的石块被清理干净,王也舒了口气,却对石块土渣犯了难。
诸葛青往王也包里摸了摸,拽出来几张卫生纸擦了擦脸和手。“老王,要不你扶着我,咱下山吧…”
“你这样哪儿像能走动的样子……”王也扯了张纸,擦擦顺着诸葛青白皙的小腿滑落的血珠,“这样吧老青……咳,你……别生气啊。”
诸葛青头也不抬,自顾自的用纸擦拭手上的浮尘,“你帮我,我为什么要……”略抬头,诸葛青噤了声。此时王也刚用水漱过口,两手扶住他的腿,用舌头舔舐伤口。诸葛青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只发出了点吃痛的抽气声。
算是清理掉了伤口里的小异物。王也又含了口水漱了漱,吐出嘴里的血丝和沙砾。“…老青,你脸怎么了?”
“……热的!”诸葛青按了按自己发烫的脸,一点也不坦诚。
王也耸了耸肩,扒拉自己的小包,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瓶碘伏,没什么好的东西涂抹,只能一点点倒在诸葛青的伤口上。诸葛青摸了摸衣兜,掏出一方手帕递给王也。“喏,把这个缠上吧……嘶…真疼。我们下山吧。”
“合着你还惦念着山顶啊,是不是有什么姑娘等着……”王也顺口回嘴,瞥见了诸葛青的脸色又闭了嘴。叹了口气,认命地帮诸葛青包好伤口,王也站起来,活动了下自己弯得酸了的腰。
捡了帽子和包,王也上下打量诸葛青的小身板儿,叹了口气。“…我受个累,您老我背着好了。”
“用不着吧,我哪里有这么娇气……”话虽如此,但诸葛青也清楚自己的确不好站起来。摊了摊手,他还是接过了王也递给他的包和帽子。
王也费了点劲儿把诸葛青挪到自己背上,托着他的大腿,“嚯…还挺重的。”
“那是你虚了吧老王。”诸葛青放松了身子,两只手臂圈着王也的脖子,把脑袋搁在他左肩上,把全身重量都压在王也身上。
王也没搭话,沿着台阶一步一步走下去。
王也走得不慢,却很稳。诸葛青在他背上趴着昏昏欲睡。
打了个哈欠,诸葛青决定挑起话头。“老王……你说你这样像不像猪八戒?”
“哟,老青你是想说,你是孙猴子还是我媳……”王也顺口应答,说了一半又突然说不下去了。他有点心虚的看了看诸葛青,却发现小狐狸趴在他背上安然入睡。
王也舒了口气。他慢了脚步,悄悄的用嘴唇轻触诸葛青柔软的发丝。诸葛青动了动脑袋,王也一下子摆正了头,加快了脚步。
“这鬼天气……”王也喃喃自语,“怕是真到了夏天吧,否则怎么这么热……”
他背上的人似乎轻笑了声。
王也放轻放慢了动作,忍不住又悄悄打量诸葛青。
此时,他突然有点期待这条山路没有尽头了。
王也抬眼看了看树木的枝叶。阳光带着清风停息了下来,一缕光芒照着树上小憩的山雀。
王也笑了。
这样挺好的。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