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落夜雨

咸鱼本鱼龙夜隐(……)
末初大大特——别帅的呀!
猫儿!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可爱!!
杂食,脑洞清奇×
QQ3343319401……
……话废也有一颗扩列的心…!×

【叶周】光

心理系教授叶×音乐系学生周
小周学的是钢琴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可惜了这个梗(……)
题目同故事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没上过大学,全都是私设!×
还有私设,叶老师,有手机(……)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先冲我笑的人是你,
先向我伸出手的人是你,
先对我示好的人是你,
先招惹我的人也是你,
可为什么,
我向你迈进一步而往后退一万步的人是你,
我彻底沦陷而急于抽身离开的人也是你…”

夕阳下,碧蓝的大海染上了金光,归巢的海鸟吵吵闹闹。躁动了一天的大海安静了些,轻轻晃动的波浪托着阳光的金色,像是会动的金子。
周泽楷坐在海边的沙地上,低着头,看着澄澈的海水悄悄舔舐自己的脚趾,又被后面的同伴扯回去,愤愤的带走一片细腻的沙子。痒痒的触觉让自己感觉不错,不由得轻笑了起来。
他鞠起一捧水,按在脸上。水顺着脸颊滑落,浸湿了他的衣衫,湿润了他的发丝。
周泽楷拭去眼前的水珠,才发现自己身边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个人。
那人叼着烟,看起来穿的是一件很多天没洗过的外套。看到周泽楷防备的目光,他甚至笑了起来。
他的声音略带沙哑,语气懒洋洋的,却意外的好听。说话时,烟头的火星跟着他嘴唇的律动有节奏的晃动。
“诶,放轻松。”他说。
那人用脚尖碰了碰周泽楷攥起一团沙子的手。他把自己叼着的烟用手指夹下来,直视周泽楷幽深的眼眸,“别怕。我不是什么坏人,至少不会害你……”他顿了顿,“……各种意义上的。”
周泽楷并不领情,低下头继续看调皮的海浪。那个人似乎轻笑了一声,好像并不在意,反而在周泽楷旁边有一米左右距离的地方坐了下来。
周泽楷往远离他的方向挪了挪。
海鸟的喧闹渐渐弱了下来,太阳大半个脸已经隐藏在了海平面下方,只剩下很短的一条圆弧。周泽楷抬起手,微微挡住眼睛,眯了眯眼,看着太阳一点点下沉直到完全沉没,只剩并不刺眼的光辉。
旁边不远处传来打火机点燃的声音。
周泽楷略转头,发现那人竟然还没走,而且自己这一眼,刚好对上了那人看着自己的目光。
他看见那个不速之客笑了笑,收回视线,望着逐渐发紫发蓝的天空,捻灭了烟。周泽楷也转回了头,看着太阳逐渐消失的余晖。
那个人的声音突然响起。“听说,夕阳下,这片海滩上会出现塞壬。”
“塞壬?”周泽楷没忍住,轻声询问。
“你可以……理解为美人鱼。”那人笑了笑,“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差点相信了这个传说。”
周泽楷收回视线。
一阵衣服摩擦地面的窸窣声,那个人似乎站了起来。“你好,周泽楷。现在正式介绍下我自己。”
伸了个懒腰,那人拍了拍看起来有点惊讶到发愣的周泽楷。“我叫叶修,是管理G大入学学生的老师。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今天你不来报到,反而在这里坐着的理由吗?”

情人节。
这是周泽楷入学以来的第一个情人节。
才入学不到一个学期,对于周泽楷来说已经发生了很多事,从叶修老师找到他并带他到学校开始。
叶修知道周泽楷家庭不和,因此安排周泽楷住校,尽管他家离G大比较近。
周泽楷向同学打听到了叶修是隔壁心理系的教授,第一次为自己所喜爱的是音乐产生了点失落。
叶修了解到周泽楷生的好皮相让他在大学内出了名,而他本身甚至对这些事很苦恼,而且同班同寝的同学因这件事比较经常欺负他,但周泽楷本人并不是那种会反击的性子,因此吃了不少亏,所以叶修让周泽楷搬去和他同住校外的出租屋。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
“叶修”这个名字渐渐占据了周泽楷的心。
既然今天是情人节……是不是可以让自己稍微放纵一下?
接到周泽楷的请求,叶修带着三分疑惑和气氛调侃。“哟,小周,没想到啊,这才刚入学多久啊就泡了个妹子?”
“…不是……”周泽楷明明比叶修高,却还是低着头,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引得叶修不由得轻笑。
“行了行了,不逗你了,我帮你去买。”
“谢谢……钱,会还。”
“不用了,就是一束花,我还买得起的。”叶修顺手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嗯,手感真好。
周泽楷目送叶修出门,马上躲回了自己的房间,一张脸埋在被子里,烧得发烫。
等叶修回来的时候,周泽楷却睡着了。
叶修笑着摇了摇头,轻声念叨了句怎么像小孩子似的。生了点开玩笑的心思,叶修悄悄走过去周泽楷身边,把冻得冰凉的手塞进周泽楷的领口。
没成想,周泽楷只是缩了缩脖子,然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愣愣地看着距离自己很近的那个人,并没有叶修预期中的很大的反应。
叶修忍不住,先“噗嗤”笑了出来。“小周,起床了,该吃晚饭了。”
周泽楷一副迷迷糊糊没睡醒的样子,揉了揉眼睛,带着点鼻音发出了个模糊的音节,表示自己知道了。
“花我给你买回来了,放在玄关的柜子上了。”叶修说着,捏了捏周泽楷的脸,出了周泽楷房间的门。
花?周泽楷突然清醒过来,理了理自己有点乱的头发,踩上拖鞋蹭到玄关。
九支玫瑰的花瓣上沾了晶莹的露珠,屋内柔和的光线被反射进了周泽楷的眼中。
周泽楷攥紧了花枝,这才发现玫瑰茎上的刺被人一个个耐心的刮掉了。卖玫瑰的人没有这么细心,周泽楷根据以往帮别人买花的经验可以确定。
是…叶修吗?
周泽楷把鼻尖抵在花朵上。
真好闻。

转眼间,周泽楷距离毕业只剩不到一个学年了。
其间,周泽楷进入了学生会,因为其优秀的工作能力让同学们刮目相看,他那不善与人交流的小缺点也被美化了不少。
周泽楷很高兴,自己能帮到大家。
算是为了报答叶修最开始的帮助,周泽楷决定为叶修演奏一曲,时间就定在此时。
周泽楷坐在琴房,低着头看着黑白的琴键,手指在上面跳动了几下,奏出几个音符。
“so”“rui”“do”
门被敲了几下,周泽楷回头张望。叶修推开门,“抱歉,我应该没来晚吧。”
周泽楷摇了摇头,视线重新回归琴键上。
“开始吧?”他问。
“开始吧。”叶修叼了根烟,搬了个凳子坐在他旁边。
手指在琴键上拂过,倾泻出流畅而悦耳的乐声,像是月光一样。周泽楷闭上眼睛,嘴角带了一抹浅浅的笑意,也许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甚至轻轻哼出了这支曲子。
是《月光》。
像是想起了什么,叶修略皱眉,却又笑着摇了摇头。
周泽楷手势一转,曲子换了个调,而并不突兀。“嗯?”叶修没忍住,发了个询问的音节。周泽楷并没有理会他,执着于自己的演奏。
曲子到了副歌部分,叶修总算是听出来了。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周泽楷开口,闭着眼轻轻唱了出来。
是《追光者》啊。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他抬起头,嘴角带了点笑意。
“……每当我为你抬起头,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周泽楷的声音有点哽咽,不知道是不是叶修的错觉。他偏过头,对叶修绽放了个小小的微笑。叶修看到,周泽楷眼里有光,水光潋滟,仿佛会滴下来。
转瞬即逝,周泽楷转回了头,低头看着琴键。
“……有的爱像大雨滂沱,却依然,相信彩虹…”
修长白皙的手指搭在琴键上,停止了动作,周泽楷整个人像是静止了一样。他闭着眼睛,睫毛时有轻微的颤动。
琴声落下。
叶修发现,自己刚刚也随着周泽楷停止了动作,只剩下了呼吸。
音乐的确很能感染人。叶修像是叹了口气,叼起了那只刚刚放下的烟,眉头却紧紧的锁了起来。
不得不说,他们玩音乐的都是疯子。
叶修脑内突然出现了这样的一句话。旋即,轻轻叹了口气。
“……不喜欢?”周泽楷不知何时回过了头,看着叶修的表情,有点慌乱,不知所措,甚至流露出了对自己的失望。
叶修叹了口气,起身站在周泽楷身旁,揉了揉他的头发。
“没那回事,没办法不喜欢。”语气颇为无奈。
……是吗。周泽楷低下头。让自己再放纵一次吧。他对自己说。
周泽楷偏了下头,把自己的脸埋在叶修的怀里,小心翼翼的环住他的腰。
感觉到叶修一瞬间僵硬了的身体,周泽楷很识趣的松了手。此时,正好有一股大力施加在自己的左肩上,周泽楷被狠狠地推开,钢琴凳在地板上留下一道痕迹。
叶修站在几步之外,面上的惊慌不加掩饰。
周泽楷看着叶修,幽深的黑色眸子里面是深深的痛苦。他起身,自觉的往后,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抱歉。”叶修说,“周泽楷,是我的问题。”
周泽楷静静地看着叶修夺门而逃。
夕阳洒下金光,为窗子边的周泽楷镀上了光辉。
有点冷。
慢慢的,周泽楷的手指拂过黑白的琴键,顺次按下了三个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so”“rui”“do”
盖上琴盖,周泽楷伏在琴盖上,突然有点想哭。
天色渐暗,叶修坐在校园内的一条长凳上,靠着椅背叼着烟。纵使他是心理系的教授,对于这样的周泽楷也无可奈何。
这不是心理方面的问题,这是爱。
任何对于这种感情的定义都是污蔑这种感情的。
叶修把手覆在眼睛上,叹了口气。
同性恋是“恋”,恐同症是“症”。
自己才是需要治疗的那一个。

这是临近毕业的最后一个情人节。
为了这个情人节,周泽楷特意练熟了一首曲子。
周泽楷回到他和叶修两人的出租屋,发现叶修还没有回来。
自从上次他抱过叶修后,两人的关系就很微妙。
周泽楷是没有地方住,只能住在属于叶修的出租屋里。而叶修…周泽楷已经很多天没有见到了。
周泽楷试图相信彩虹一样的奇迹,但奇迹似乎从来不会发生在他的身上。
哪怕他的周身早已是大雨滂沱。
他换了鞋,走进自己的屋子,关上门准备早点休息。
这时,他听见大门打开的声音。
周泽楷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冲动,想要打开门去见叶修,当面 对他道歉。但在他的手碰到门把手的那一刻,他停住了。
门外分明是两个人的声音,而且是一男一女。男明显是叶修,而女声……周泽楷不愿意多想。
听声音,两人进了叶修的房间。
在那扇门关上的一刹那,周泽楷推开了自己房间的门,以极快的速度换好鞋,拉开门出了房间。
外面的天空阴沉沉的,风撕扯着还未长出新叶的树枝嘶嘶作响。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他漫无目的的走在风里。烈风撕扯着他的衣服,他这才想起自己的外套放在了屋内。
眼前的建筑是琴房。
周泽楷摸出自己向老师要来的琴房钥匙,开了门。
坐在钢琴前,周泽楷愣愣的,不知道要干些什么。
他拿出手机,编辑短信,发出。
“教授,来琴房听一曲吗?”
回信很快就到了。“抱歉,叶教授暂时不能去。”
知道了。周泽楷把手机顺手一扔,砸在地板上的声音好像是什么的破碎。
指尖在琴键上跳动,时快时慢,发疯似的,周泽楷把那首曲子弹了一遍又一遍。有时候,周泽楷故意把速度加得很快,快到他自己的极限,又突然放慢,一个一个音符孤零零的跳出。
周泽楷终于停下了。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指,不由得笑了出来。
指尖发红,手掌颤抖。
这曲《婚礼进行曲》终归是没有可以为之弹奏的人了。
笑着笑着,周泽楷觉得眼前的视线有些模糊。算是终于吧,他感觉脸上有水珠滑过。他试图用手指拭去,却是徒劳。
周泽楷索性跪了下来,看着窗外的风如同神罚般撕扯破坏这个世界。骤然间,暴雨倾盆。
那是他所在的世界。
“骗人……”周泽楷喃喃道。
你说你不会伤害我的,各种意义上。

后来,周泽楷自己打工赚钱,租到了一间小房子,足够他一个人住了。
后来,周泽楷毕业了,他离开了这座城市。
后来,周泽楷再也没见过叶修。

关于一些事。
他们不知道的事:
周泽楷爱上的唯一一个人是叶修,但刚好是同性。
叶修见到周泽楷的第一眼,他觉得周泽楷是个孤独的君王。
周泽楷见到叶修的第一眼,他并不喜欢这个抽烟的人,但他笑起来很温暖,周泽楷又不舍得讨厌。
叶修从来不关心关于情人节的事,他认为情人节与自己没有关系。
周泽楷对于叶修的喜欢,是从依赖质变而来的。
周泽楷让叶修买的花被他自己留下了,那是叶修“送”给他的第一束也是唯一一束花。
叶修听到了周泽楷弹奏的那三个音符。
叶修带回家的那个女人是心理医生。
周泽楷出门的时候,叶修去拿了周泽楷的外套,可是等他准备叫住周泽楷的时候,周泽楷关上了门。
在那个女人回给周泽楷短信后,叶修追加了一条“等我一个小时。”
周泽楷那天最终睡在了琴房。
叶修那天站在琴房门口,看着熟睡的周泽楷,最终没有把叼着的烟点着,而是离开了。
周泽楷会背叶修的手机号。
叶修的手机号从来没有换过,从周泽楷刚入学起。
周泽楷后来换掉了他那个摔坏了的手机,顺便换了个手机号,但在他的联系人里,排在第一个的永远是叶修。
叶修打过周泽楷的电话,可是没有打通。
周泽楷相信叶修的每一句话。
叶修想过周泽楷。
周泽楷再也没爱上过别人。

评论(1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