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落夜雨

咸鱼本鱼龙夜隐(……)
末初大大特——别帅的呀!
猫儿!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可爱!!
我永远喜欢幽桐.jpg
杂食,脑洞清奇×
QQ3343319401……
……话废也有一颗扩列的心…!×

【叶喻/许喻】梦醒时分

题目借用梁静茹的歌名(……)
安利梁静茹的这首歌×特别好听
cp主叶喻(大概),略带了点许喻?算是个预警×雷的就别看了……
队长生日快乐!……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是就这个梗码出来就这样了……
设定老叶知道队长喜欢他的啦
大概可以甜回来……我偏不!_(:Dゝ∠)_
人物属于虫爹属于折纸ooc属于我!

浅眠的喻文州难得睡了个好觉。
“起床了,文州。”
紧闭着眼睛,喻文州对于打扰了自己的声音很不满意,眉头略皱,翻了个身试图忽略这与周围的安静格格不入的声音。
声音的主人大概轻笑了一声,喻文州听不真切。
一只略带点冰凉的手抚上了他的脸颊。伴着被打扰的愠怒,还有一声带着鼻音的低低的轻吟,喻文州握住了那只作乱的手,试图把它从自己的脸颊上挪开。
那只手托住了他的下巴。
喻文州感觉自己的嘴唇被印上了什么柔软的东西,仍旧是不愿睁眼,发出了个表示疑问的模糊音节。
那个东西突然动了,带着不容反抗的强硬撬开了喻文州的唇齿。
……带着一股浓烈的烟味。
“咳咳咳!”
喻文州被呛得眼泪都出来了,只得带着万般的不情愿睁开眼睛捂着嘴咳嗽,却又忍不住笑得眼睛弯起。
“咳…前辈,早安。”
“不早了,文州。”叶修一手拿烟,懒懒的打了个哈欠,“赶紧起床吧,早餐要凉了。”说着,转身出了卧室。
整理了下自己挡住了眼睛的头发,喻文州抬头盯着卧室窗户外看不真切的天,眯了眯眼睛。

“好香啊。”洗漱完毕的喻文州从卫生间走出来,笑眯眯的看着桌上已经被摆好了的早餐。培根煎蛋加牛奶,看起来味道不错。
“那是当然。”系着围裙的叶修一副求夸奖的样子,得意之情洋溢而出,“快来尝尝哥的手艺。”
叉了一块到嘴里,叼着叉子,喻文州不由得再次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一条缝,“很好吃,谢谢。”
“谢什么谢。”叶修一只手撑着头,直直的看着喻文州。
“我以前不知道前辈还会做饭呢。”毕竟前辈总是一副自己动手还不如饿着打荣耀的样子。喻文州在心里添了一句。
“文州,你不知道的可多着呢。”炫耀,骄傲,故作姿态,似乎是不属于叶修的表情,看起来…有点违和。
喻文州笑了笑,没有应答,专心吃早餐。

手机上的时间跳到了十一点。
“文州,出去吃饭怎么样?”窝在床上看书的喻文州懒懒的抬起头,卧室门口是已经换好衣服的叶修。
“出去吃吗?去哪儿?”
“你跟着我走就行了。”

路上行人不少,不过还没有达到寸步难行的地步。叶修顺手牵住喻文州的手,自己在前方开路。两人十指相扣,叶修的手上传来让人安心的丝丝凉意。
喻文州略偏头,一只手拨开自己周围的人。那些人看起来很眼熟,但定睛看去却看不清人脸。
喻文州眯了眯眼睛,轻轻叹了口气。

甜品店里人并不多,两人毫不费力就找到了合适的位子。店员适时的端上一份蛋糕。喻文州抬头,想对店员道谢,却发现店员已经转身离开了,只得作罢。
白色的奶油喷上了深灰的色彩,被涂成玫瑰花的样子,周围是巧克力的碎屑,看起来就很甜。
喻文州略皱眉,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人。
“生日快乐。”叶修勾唇,笑。
生日吗?原来该自己的生日了啊。喻文州低头看着蛋糕,喜悦看起来并不多,反而更多的是几分犹豫和挣扎。
“怎么,不尝尝吗?”
在心里叹了口气,喻文州咬了一口蛋糕。
……太甜了。
叶修突然起身,在喻文州疑惑的目光中俯身,舌头卷走了对方唇上的奶油。喻文州一愣。“…谢谢。”
“谢什么?”
喻文州轻笑一声。
“…我已经很满意了。谢谢你让我做了个好梦,虽然我并不知道你是谁。”
眼前的光景消失,化为泡影。喻文州闭上了眼睛。

再睁眼时,周围一片黑暗,仿佛置身于虚无之中,而不知道哪儿来的光却能让自己看清几米之内的事物。
至少目光可及的地方空无一物。
喻文州发现自己的双腿被绑在椅子腿上,双手被手铐铐住,用绳子缠着,从椅子下面绕到了椅背系住,被迫放在两腿之间。试着挣扎,却发现被绑得很紧。
“冒犯了。这么绑着你是想问你几个问题,防止你中途离开。”一个声音响起,像是从四周传来的。声音很熟悉,和自己的很像。喻文州停了动作。
一个身着白大褂的人从自己面前的虚空中出现。喻文州注意到,来人的眼镜下是一双深紫色的眼瞳。
“别紧张,”他说,“只是几个问题罢了,喻文州。”
“在这之前,请你拜托介绍下你自己,可以吗?”
“抱歉,我忘记了。我叫许墨。”来人抱歉的笑了笑,抓出一个像是从虚空中突然出现的椅子,在喻文州面前坐下,“如你所知,我Evol…也就是超能力,一个分支是可以控制梦境。”
“…这样啊。”喻文州闭上了眼睛,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意,“那么,可以请你麻烦告诉我,这么戏弄我的原因是什么吗?”
“戏弄?”似乎是出乎意料的形容,许墨看向喻文州被绑的手,仿佛在思考自己的做法,最终轻轻笑了一声,“……原因?大概是想对我这段时间关于人类的观察做一个总结吧。”抬起头,许墨看着喻文州,“那么,我可以开始我的提问了吗?”
喻文州还有些想问的话,却只能作罢。
“我有点好奇。据我所知,你在现实中的生活并不完全如意,为什么不选择留在梦境里?我觉得这个梦还算和现实一样。”
“…不一样,那毕竟是梦境。”喻文州叹了口气,睁开眼睛看着地面,“再怎么不如意,也是你应该生活的世界。一成不变的称心如意也会让人厌烦,与其欺骗自己倒不如面对。”
许墨向后靠在椅背上,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的人。“即使是撕心裂肺的痛苦?”
“至少,不只有痛苦。”喻文州笑了,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
许墨微微点头,带着笑。“下一个问题。关于你爱的人,他更像是你心目中的那个完美恋人,为什么不接受他?”
“我希望他能活成自己的样子,而不是我希望的样子,或是你以为的样子。”喻文州抬头,看着许墨,“我希望你不要妄下结论。”
“抱歉…惹你生气了。”许墨耸了耸肩,“那么,你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看出来这是梦境的吗?”
“天气,色彩和人们的面目吧。”喻文州把目光定格在自己手腕的束缚上,“至少,在很多人的认知中,玫瑰是红色的更合适。”
“红色……”许墨看起来有点苦恼,但只是稍纵即逝的异样。
空气一时安静下来。
喻文州叹了口气,“你做的已经很好了,其实我也差点沉溺其中了。”
“可是还是差了点啊。”许墨起身,解开了对喻文州的束缚。喻文州活动了下手腕,正准备说些什么,却被许墨阻止而沉默下来。
“谢谢你,祝你好运。”
许墨轻轻吻在喻文州的额头上。

喻文州睁开眼睛。一向浅眠的自己难得睡得这么沉。
窗外的天甚至还没亮,只是星星少了很多,蒙蒙白光下的城市格外的沉寂,格外冷漠。
手机屏幕亮起又暗下来。喻文州划开了锁屏,是朋友们对于自己生日的祝贺。耐心的一一回了感谢,却对留下的唯一一个人的消息犯了难。

君莫笑(00:00):生日快乐啊
君莫笑(00:00):……想了挺久,还是觉着该给你说声对不起

叹了口气,喻文州点开了日历。
在日期下面是一行字,“叶修同女友订婚”。
…真是个好日子。喻文州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开,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撕心裂肺的痛,哪儿有那么容易被甜盖住。
似乎有什么液体流出,沾湿了自己的指尖。

索克萨尔(05:29):谢谢前辈
索克萨尔(05:30):前辈不用感到抱歉,我很好,只是……典礼可能没办法去了,见谅
索克萨尔(05:30):祝你们幸福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