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落夜雨

咸鱼本鱼龙夜隐(……)
末初大大特——别帅的呀!
猫儿!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可爱!!
我永远喜欢幽桐.jpg
杂食,脑洞清奇×
QQ3343319401……
……话废也有一颗扩列的心…!×

六日之失

灵感源于存娘的六日之失……为存娘打call!
emmmmm……可以说看懂了会引人不适吧……
cp大概是周棋洛×女主?
小学生文笔……ooc预警
高能预警!





打了个哈欠,周棋洛眯着眼睛划开手机屏幕,时间还早。
深深呼吸一口,空气里满是属于他的人儿的气息。
顺手揽过身边人的脑袋,在她唇上留下温柔的一吻。
只不过,对方并没有什么反应。
起床,周棋洛去了浴室。
温热的水流冲刷着周棋洛的身体,某种鲜艳的色彩从他身上随着水流离开。晃了晃被水浸湿的头发,周棋洛一只手顺墙体滑下一段距离,指尖上重新染上了颜色。突然,周棋洛心情好像开朗了不少。把手指放在水流下面,静静的,艳丽又慢慢消失。
打开衣柜,周棋洛为出门寻找衣物。
翻了有一会儿,周棋洛找到了衣柜深处很久没碰的衣服,幸好还能穿。暗暗庆幸自己的幸运值,周棋洛笑意更甚。
对着衣柜草草的换上衣服,周棋洛低下头,轻吻他的薯片小姐细腻的指尖。
拿了帽子墨镜和口罩,对着镜子细细的把标志性的金发完全塞进帽子里,全副武装的周棋洛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眨眨眼,突然又笑了出声。俯身,周棋洛吻上自己心爱的人的眼睛。
站在门口,回头,最后深吸一口屋子里属于她的味道,周棋洛关上了门。

商场里。
周棋洛很快就挑好了一件长袖的长裙,向老板询问价格。一开口,却被自己声音的沙哑吓了一跳。
老板似乎关注这位穿着诡异的顾客很久了,虽然店内的询问他的人并不少,但他还是几乎同时就给出了周棋洛答案。
大概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老板并没有主动刁难什么。
周棋洛拿出钱包准备付钱,身边却好像飘来了几句两位女士的对话。
“你闻到了没有,一股怪味儿。”“诶,是啊,这么腥,是不是刚从屠宰场出来啊。”“好像是从那个包得很严的人身上传来的。”
不是的!这是薯片小姐的味道!周棋洛在心里呐喊,却又无力反驳。他试图转移注意力,但窃窃私语还是止不住的往他耳朵里钻。
“穿得这么奇怪,该不会是什么杀人犯吧。”“那我们可要离远点,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又要突然暴起了,哈哈。”“哈哈,是啊,赶紧走吧。真恶心。”“走走走……”
心脏好像在被一个生了锈的铁锯狠狠的解剖着。
机械的付了钱,走在回家的路上,周棋洛好像又听见了耳边的私语。
“真恶心。”
不,不是这样的…不要这么说……

回到家,换下鞋子,撤下自己的伪装。
“我回来啦~”
空荡荡的房子里声音在回响,周棋洛好像听到了女孩淡淡的笑声,自己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坐在钢琴凳上,周棋洛的手指在琴键上灵巧的跳动,悦耳的曲子从他的指尖流出。周棋洛直起了身子,看着女孩儿的双腿按着奏出的曲子跳动,周棋洛笑得眯起了眼睛。
“薯片小姐,你喜欢吗?”
可惜,没有回答。

夜幕很快降临了。
周棋洛没有开灯,从被窝里抱出女孩的身体。
周棋洛废了一番功夫,为他的薯片小姐完完全全的换上新的衣服。
他陪着她躺在地板上,额头相抵。周棋洛忍不住又低低的笑了几声。
尖利的裁纸刀略过,殷红的花在自己的手腕上绽放。
意料之内,并没有感觉到太大的疼痛。
周棋洛闭上眼睛,周围的环境越来越安静,周围渐渐变冷。
“薯片小姐…”他喃喃道,“我们一起走吧。”

——————————

隔天的新闻上,加大加粗的标题。
“震惊!知名偶像周棋洛家中发现失踪多日的××公司制作人,两人身亡”
接下来是关于两人死因的来自警方的官方说辞。
网友们的评论还是一边倒,不过不同于周棋洛生前,这次的一边倒是完全倒向负面,连往日的“死忠粉”都破口大骂。娱乐圈的小太阳终于有了负面的新闻,只不过这一次没有谁会为此头疼了。
如果周棋洛知道了,大概也会唏嘘吧。
另外,顺带一提,评论中提到的最多的字眼,“真恶心”。

评论(9)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