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落夜雨

咸鱼本鱼龙夜隐(……)
末初大大特——别帅的呀!
猫儿!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可爱!!
我永远喜欢幽桐.jpg
杂食,脑洞清奇×
QQ3343319401……
……话废也有一颗扩列的心…!×

【言棋】无题

随手小短篇×
我晓得ooc了……抱歉抱歉×
耽美向……还那句瞎鸡儿写瞎鸡儿看?
Evol的世界没有女主,挺好的挺好的×
设定是他们已经在交往了…?
周棋洛真可爱

李泽言有点头疼,关于自家大明星发烧却坚持工作,最后在片场晕倒这件事。
被抱回家的周棋洛不大愿意吃药,半梦半醒迷迷糊糊的一个劲儿往李泽言颈子上蹭,最后还是被李泽言按在沙发上用嘴喂了药片和水,抱回床上休息。
睡了会儿,周棋洛清醒了些,发现卧室里到处找不到自家总裁,裹着被子下了床,光着脚走去了书房。

书房没有关门。
李泽言正在聚精会神的看文件,却被一对手臂从背后搂住了脖子。一颗毛茸茸的脑袋靠在他肩膀上,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略高的温度。他微微皱眉,却又有点无可奈何,放轻了声音,“棋洛,乖,去睡觉。”
那个脑袋动了动,似乎一点也不愿意离开,反而哼哼唧唧的叫了几声李泽言的名字,“…我冷……”声音比平时哑了些,显得格外委屈。
无可奈何,真的是无可奈何。看来文件没办法看下去了。
李泽言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周棋洛毛绒绒的金发,换来了他软软的几声呜咽。
“……过来吧,我抱着你。”
小奶狗发出呼噜声,心满意足。

李泽言感觉自己很难熬。
周棋洛侧身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把腿蜷起来,脚尖点在椅子旁边没有被占的空隙,一只手挂着自己的领口,发烫额头抵在自己颈侧裸露的皮肤上,引得他自己也感觉有点发烫。
裹了层被子的周棋洛大概还是觉得冷,又缩了缩身子,头发擦过他的脖子,痒痒的。李泽言环住他身子的手臂紧了紧,把自家小奶狗搂的更严实了些。
发烧中的周棋洛一点也不老实,一会儿玩抱着自己的人领口的扣子,一会儿又假装对方不会发现一样拿嘴唇蹭蹭对方半露的锁骨,一会儿又试图拿他正在写字的钢笔玩,被李泽言抓住了手。
“周棋洛。”
总裁大人带了些愠怒的声音似乎是吓到了周棋洛,小奶狗委委屈屈的哼哼两声,停了动作,乖乖缩着。
…真是拿他没办法。李泽言叹了口气,捏了捏大明星有点发烫的脸,换来被周棋洛一点也不客气的拿开了手。
“…周棋洛。”
发觉李先生语气松动了些,周棋洛才略微抬头,看着他的总裁大人。周棋洛碧蓝的眼睛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像是清晨的海面上漂浮的薄雾。李泽言没忍住,略低头,轻吻恋人的眼角。周棋洛像是有点意外,却还是顺从的闭上眼睛。
一触即分。
看着大明星脸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病的或是其他什么原因而发红,忙不迭的躲进被子、带着被子钻进自己怀里装乌龟,李泽言隔着被子揉了揉周棋洛的脑袋,“别蒙着头。好好睡一觉吧。”
周棋洛慢慢从被子里钻出来,趁着李泽言正把视线定格在文件上,飞快的支起身子在他嘴角轻轻“啾”一口,接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李泽言以目光询问的时候到处乱瞟。
李泽言无奈,收回目光。
成功偷到小鱼干的猫儿笑了几声,挪了挪身子,让自己和李泽言靠得更紧了些。
大概是的确闹累了,小奶狗很快就睡熟了。
李泽言放轻了动作,却加快了速度。文件很快被审阅完。放下笔,顺势抱起自己怀里的小恋人。
熟睡的大明星一点自觉都没有,睡梦中还是不停的念叨着总裁的名字。

被放到床上的小棋洛翻了个身,裹紧被子依偎在坐着的李泽言的腿边。
李泽言揉了揉大明星软软的头发,引了一声低低的呜咽。
时间骤然停滞,或许是为了让二人能有更长的休息时间。
李泽言俯下身,轻轻吻在周棋洛的眉心。
发烧了的小奶狗似乎嘟囔了句什么。
李泽言笑了笑,
“晚安,我的小太阳。”

评论(9)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