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落夜雨

咸鱼本鱼龙夜隐(……)
末初大大特——别帅的呀!
猫儿!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可爱!!
杂食,脑洞清奇×
QQ3343319401……
……话废也有一颗扩列的心…!×

【双花】就这样吧。(二)

ABO设定……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瞎鸡儿看好了…(。)
更新?看缘分吧×


(呀根本不会打斗描写……心情复杂)

【二】
“交给我吧。”“张佳乐”说着,眼中满是笑意,似乎还带了些狡黠。孙哲平张了张嘴,但也许是处于一种莫名的信任,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些什么有意义的话语。
“成,小心点。”他听到自己这么说。
“呵,这还用你担心?”“张佳乐”嘟囔了一句,眼中带着些明媚的笑意,看起来丝毫没有担心的意思。
孙哲平想了想,卸下几发子弹递过去。“张佳乐”挑了挑眉,动作有一瞬间的停滞。他大概是权衡了下,还是拿了一发,熟练的给自己拿的那支枪装上,上膛。
动作倒是很熟练……孙哲平看着“张佳乐”,若有所思。
拿起对讲,孙哲平告诉其他人 小心不要伤到那个“人质”。

“张佳乐”弯着腰,借着并不是特别茂盛的灌木丛慢慢向工厂靠去。
光明正大的站在工厂门口,“张佳乐”眯了眯眼,端起枪,想了想,把原本对准那个头目肩膀的枪口对向了他的心脏。
开枪的一瞬间,原本朝着一个方向行动的头目却突然换了方向。子弹命中他的肩膀。
那个头目回头,冲向对他开枪的那个人。
匆忙之中,“张佳乐”朝孙哲平的方向举起枪,做了个捂枪口的动作。孙哲平大概是懂了,举起对讲说了些什么,所有人都停止了射击。
暗暗称赞了下孙哲平的记忆力,“张佳乐”却又没怎么在意这些,转身朝工厂内部奔去。身后跟着的是那个头目。
终于,头目被“张佳乐”带到了他认为足够远的地方。回身,枪口正对着他的脚下。
但是张佳乐还是算漏了一点,他没想到那个头目的速度竟然那么快。
一个拳头朝自己挥来,他只能匆忙格挡,倒是化解了部分的力道。
“张佳乐”的身形倒飞出去。
出乎意料的,头目没有立刻追上去,而是用拳头砸烂了旁边的一个箱子。“张佳乐”趁机躲开。
箱子碎裂,碎片割伤了头目的手,“张佳乐”清楚的看的鲜血一滴一滴的落下。同时,他也看到了箱子里的东西,是一把枪——准确来说是现在已经被完全毁掉了的枪。
他眯了眯眼。看来这里是存放武器的地方。他暗想。
这是,突然暴起的头目又冲向“张佳乐”,有了一地狼藉的保护,“张佳乐”躲得略微轻松了些。这时那个头目却又转了目标,冲向旁边的箱子。
看着头目忙碌着摧毁热武器的身形,本应该是狼狈躲闪的那个人嘴角却略微上扬,心下暗定了计划。
他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些,捡起散落在地上的一根枪管,小心翼翼的撬开旁边箱子的一角。烟雾弹,运气不错。
头目似乎注意到了“张佳乐”的动作,往他那里甩了一块碎木板。碎木板的速度很快,他发现后却也只是勉强躲过,腰侧被裂开了一个不小的口子。头目冷哼一声,似乎是在警告他的“猎物”。
“张佳乐”一只手捂着腰,看着头目,另一只手慢慢的把那个箱子拿起来。对自己来说有些重,他不知多少次嫌弃自己Omega的身份。
在那个头目再一次看向“张佳乐”时,“张佳乐”两只手一用力,把那个箱子扔了出去,自己则蹲下,隐匿在另一个大箱子背后。牵动了伤口,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头目大叫一声,一拳打烂那个箱子。顿时,烟雾弹到处乱飞。“张佳乐”捡起一个散落在自己身边的烟雾弹,飞快环视了下周围,拉开拉环把烟雾弹向着两人中间扔去。
烟雾弹炸开,两人都被浓浓的烟雾笼罩。
“张佳乐”起身,不顾一切的跑向刚刚看好的门口的位置。他听见头目大吼了一声,却无暇顾及。
跑,赶紧跑。
终于,“张佳乐”冲到了门口。他知道那个头目也快到自己的位置了。回身,飞快的朝自己预判的头目可能出现的位置开了一枪。运气很好,他听见了子弹嵌入肉体的声音和那个头目的嘶吼。“张佳乐”拿出从孙哲平哪里顺来的手雷,向天花板扔去,接着开了一枪,引爆了那个手雷。
手雷炸开,天花板掉落下来,“张佳乐”也被爆炸的冲击力弹开,踉跄着后退了几步,摔在地上。他抬头,屋内的烟尘已经消散,他能看到一只不像是人手臂的手臂在砖块里动弹,似乎是想把自己周围清理出来。
“完成了……”“张佳乐”喃喃道。
紧绷的神经刚一放松,疲惫和从全身上下各处传来的疼痛感便几乎要磨断他的神经。又是这样。“张佳乐”在心里冷哼一声。
这时,有人从背后小心翼翼的抱住了他,把他扶起来。
“你没事吧。”
略有些惊讶,“张佳乐”却又在一瞬间勾起了唇角。

孙哲平在外面等了很久,直到听到一声不算太大的爆炸声。他示意其他队员不要动,自己进了工厂去寻找两人的下落。
工厂的路不太复杂,他很快就找到了。时间刚好,他扶住了看起来状态非常不好的“张佳乐”。“你没事吧。”他没听到“张佳乐”的回答。
他找到对讲,叫其他人进来。
当他说完看向“张佳乐”时,却感到后颈突然遭到了一击,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呵……”看着倒下的孙哲平,“张佳乐”笑了笑,“小警察,好好睡一觉吧。”
他走了几步,又折回来,拔出孙哲平的匕首,狠狠地朝着对方的腰侧刺下。
做完这一切,他带走了匕首,把属于孙哲平的应急医疗包也拿走,辨认了下方向,趁着其他人还没赶来,顺着工厂内他早就摸清了的密道逃脱。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