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落夜雨

咸鱼本鱼龙夜隐(……)
末初大大特——别帅的呀!
猫儿!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可爱!!
杂食,脑洞清奇×
QQ3343319401……
……话废也有一颗扩列的心…!×

【叶黄】大盗

黄少十七岁生日快乐!
随手小短篇……
有私设
ooc预警
日常起名废(。)
…能接受就开始……?

“诶诶,你听说了没有,江湖大盗‘君莫笑’最近来我们这里了!”
“是吗是吗,据说他四处游历,非连城的宝物不偷,各个富豪都恨死他了。”
“还有啊,据说他每次发威都会在墙上写上一个‘笑’字。”
“我看呀,这次他是要到皇宫内偷东西了。据说这皇宫里啊,遍地都是奇珍异宝,‘君莫笑’肯定恨不得把皇宫掏空!”
“啧啧,不知道这次国主会气成什么样子呢……”
酒馆里的人们热火朝天的讨论着最近听到的消息,却不知道他们谈论的主角之一就在他们旁边。
身着便服,打着“微服私访”的幌子到处游玩的国主黄少天喝着酒,冲那群人翻了个白眼,正准备开口讨论几句,却被旁边的人一把捂住了嘴。黄少天回身正准备大骂几句,却在看到自己的发小、国家的国师喻文州一脸无可奈何的看着他。
黄少天立刻噤声。

好不容易回到了自己的寝宫,黄少天迫不及待的拉着喻文州的手开始了滔滔不绝。
“诶诶文州你有没有听到他们讲的?那个君莫笑来了啊!哈哈这一路上我听到了那么多关于他的传说,说什么他是天下第一他是最厉害的,怎么可能嘛!肯定不如我!”说着,黄少抽出腰间的宝剑“刷刷刷”挽了个剑花,“我今晚倒要看看他是何方神圣!”
喻文州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这时,外面的侍女通告说为国主接风的晚宴已经准备好了。
两人前去。

晚宴上,黄少天喝了些酒,脑子有些混混沌沌的,跌跌撞撞回到自己的寝宫便倒头就睡,甚至连衣服都没脱。
恍惚间,黄少天感觉到似乎有什么凉凉的东西碰到了自己的脸颊,颇感舒服的轻轻蹭了蹭。那个东西好像停了一下,转而去理了理他的发丝。黄少天似乎朦朦胧胧的听到了一声轻笑。
最终,他沉沉的睡了过去。

“国主,国主……”
迷迷糊糊的,黄少天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睁开眼,是喻文州的脸。
黄少天打了个哈欠,这时候他才发现屋外吵闹的厉害。
“文州文州,昨晚发生什么了?外面怎么这么吵?”他揉了揉眼睛看向窗户,喻文州的视线也跟着他的视线移动。
“昨晚……君莫笑来过了。”
“什么?!”黄少天几乎要蹦起来,“君莫笑来过了?!我靠我靠我竟然没有发现,哎真是重大失误……少了些什么?”
“没少什么…只是每个屋子的墙壁上都被写下了一个很像‘哭’的‘笑’字。不过…国主你的屋子里好像……”
空气突然安静。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衣领上的那个“笑”字,微微睁大了眼。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第二个夜晚。
黄少天抱着剑,斜靠在椅子上看着门,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这时候,他闻到了一股很奇怪的香味。
总感觉在哪儿闻过……
“还记得昨晚吗?”一个含笑的声音从黄少天的身后响起。
黄少天猛的惊醒,却发现自己根本用不上力气,手臂软软的垂下,剑掉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自己的身子落入了一个人的怀抱。
自己身后的那个人轻笑一声,唇按在黄少天白皙的脖颈上,轻轻吸一口,烙下一个红印。
黄少天感觉自己有点发晕。
“小国主,听说,你很想见我?”来人的声音低沉,有点轻微的沙哑,“不过…哥可不是这么好见的呢。”
“你……你是君莫笑!你到底要干什么,赶紧放开我放开我!”黄少天忍不住出声,试图挣扎却又无果。
“你也可以叫我叶修。”君莫笑,或者说叶修顿了顿,伸手揉了揉小国主的头发。软软的,感觉真不错。“贼不走空嘛,好不容易来次皇宫,怎么也要带点东西出去。”
叶修抱住黄少天,自己坐在椅子上,把黄少天搂在自己的怀里。“不过……我翻遍了皇宫,发现能看得上的,只有你了……”
黄少天感觉自己的心跳似乎在那一瞬间停了一下,却还是在嘴硬,“皇宫那么多宝物,你抓我干什么!什么看得上看不上,你赶紧放开我啊我警告你!”
叶修轻笑,含住黄少天的耳垂,声音含糊不清,“我倒是觉得…世间所有珍宝,都不及你。”

喻文州有些头大。
自从黄少天跟着大盗“君莫笑”离开后,国家无主人心惶惶,各位大臣尽数推举他作为国主。
稳定了民心,喻文州又调遣了不少人寻找黄少天的踪迹,却是无果。
结果就在昨晚,他收到了一封信。上面笔迹潦草,一看就是没有认真写。内容则大致是道平安的。
信的署名,
黄少天「夜雨声烦」,叶修「君莫笑」

————End————

评论

热度(58)